湛庐APP - 对话最伟大的头脑,与最聪明的人共同进化,人生十二法则2(纸书)
纸质书

人生十二法则2(纸书)

《人生十二法则》作者全新力作!给面对生活暴击但依旧善良的人非
¥ 67.4会员价:¥ 44.95

750.jpg

现象级畅销书《人生十二法则》作者全新力作

给面对生活暴击但依旧善良的人

                               非凡的勇气与智慧                                            

《人生十二法则2》  

临床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李松蔚

知名心理咨询师陈海贤

《北大金融评论》副总编本力

有书创始人雷文涛

趁早创始人、作家王潇

鼎力推荐!

[基本信息]

l  分类:心理学/哲学

l  书名:《人生十二法则2》

l  作者:[加]乔丹·彼得森(Jordan B. Peterson) 

l  译者:史秀雄 张鹏程 杨翊瑄

l  定价:89.90

l  开本:16K     

l  页码:322页  

l  字数:289千字

l  印张:20.5

l  出版时间:2022年5月 

l  策划编辑:王赫男

l  责任编辑:贾风华

l  出版社:湛庐文化/中国纺织出版社有限公司

l  图书品牌:湛庐文化·心视界

l  ISBN: 9787518093694

 

[营销标题]

现象级畅销书《人生十二法则》作者全新力作!

给面对生活暴击但依旧善良的人非凡的勇气与智慧!


[编辑推荐]

l  现象级畅销书《人生十二法则》作者全新力作

l  彼得森教授在病痛与挣扎中写给每个人的突破之书,就如何经营亲密关系、如何突破事业瓶颈、如何化解内心的伤痛等问题,为你提出破解人生困局的12条基本法则。相比《人生十二法则》对秩序的强调,本书将带领你勇敢超越秩序的边界,在当下这个不确定的时代实现人生破局与自我超越。

l  世界知名思想家,“改变人生”的心理学教授作品

l  彼得森教授是多伦多大学心理学教授、曾任哈佛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在哈佛大学执教时,入围过很有声望的利文森教学奖。在多伦多大被学生们评为“改变人生”的三位教授之一。他的现象级畅销书《人生十二法则》雄踞近60个国家的畅销榜,全球销量累计突破600万册,他发布在YouTube的视频累计播放量已超3亿次,影响乃至改变了数亿人。

l  临床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李松蔚,知名心理咨询师陈海贤,《北大金融评论》副总编本力,有书创始人雷文涛,趁早创始人、作家王潇鼎力推荐!

l  湛庐文化出品。


 

[各方赞誉]

 我很少做人生价值观的输出,但面临困境时,也常常想听一听有智慧的人怎么说。彼得森教授是我仔细甄别后,认为无论是在学理、思想,还是人生经验上都值得信任的智慧老人。他用简洁而有说服力的方式,让我们看到把人生化繁为简的可能。通过他的法则,我们可以让不确定的人生获得某种确定性的倚靠。

——临床心理学博士、心理咨询师  李松蔚

 

 

 《人生十二法则》中,彼得森教授曾用太极图中的白色代表已知、安全和秩序,用黑色代表未知、模糊和混乱,他说,黑白中间的那条线,就是我们要修持的道。同上一本书相比,这本《人生十二法则2》同样用简洁的法则,阐释了这条在传统和创新、保守和自由中间的道路,提醒我们久违的常识能给混乱时代的人们的新启发。

——知名心理咨询师  陈海贤

 

 

 

 古希腊早期众多哲学家的著作都以论自然为书名,中国也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道法自然的传统智慧。但在具体的情境中,人们却往往反其道而行之,从而困难重重。因此,彼得森教授的《人生十二法则》及本书不仅是伟大的心理学著作,更是自然伦理思想如何在当代帮助人类走出诸多困境的经典之作。本书阐述的实践智慧不仅能帮助迷茫中的人们抛弃怨恨和悲观,还指出了美好生活、美好世界的方向——遵从规则,但当这种遵从阻碍了更高的道德原则时便去打破规则。

——《北大金融评论》副总编 本力

 

 本书用讲故事的方式深入浅出地阐述了人生的12 条至理,每一条都充满了智慧,值得我们认真阅读体会。哪怕其中一条被践行,生活也将发生神奇的改变。

——有书创始人 雷文涛

 

 关于你是谁,你可以成为谁这个话题,彼得森教授都是很棒的引领者之一。他的叙述总让你再次相信人的身心潜力巨大,阅读《人生十二法则2》和《人生十二法则》一样,可以把一个人从他所在的地方提起来,在半空中把他变成一个不同的人再放下来,让这个新人带着有意义的框架,继续去面对和解决旧问题。

——趁早创始人、作家  王潇

 

[前言]

超越秩序,不要试图控制一切,适度混乱才是最好的

202025日,我在莫斯科的一间重症监护室里醒来,发现自己被一根近2米长的绳索绑在床上,因为在无意识状态下,我曾经激动地试图拔掉手臂上的输液管并离开重症监护室。我困惑又沮丧,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周围都是说着外语的人,女儿米凯拉和女婿安德雷也不见踪影。允许探视的时间很短,他们无法在我醒来时陪在身边。

我也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愤怒,因此在几个小时后,冲着来探望的女儿发了火。我感到自己被背叛了,但这和事实完全相反。在异国他乡求医问药面临着许多生活起居问题,而家人一直在尽心尽力地满足我各方面的需求。我对来这里之前的几个星期没有任何记忆,再往前也只是依稀记得12月中旬自己曾在多伦多住院。回顾2019年最初的日子,我少有的能回忆起的事情之一就是写这本书。

一个难关之后是另一个难关

在我写作《人生十二法则2》期间,家人接二连三地遭遇了严重的疾病。这些情况广受舆论关注,也因此有必要详细说明一下。

首先是女儿。20191月,她不得不找外科医生更换她大约10 年前植入的人造脚踝,因为这个装置的使用情况并不理想,给她带来了严重的疼痛和行动障碍,最终几乎失效。我在瑞士苏黎世的一家医院待了一个星期,陪她做完手术并度过了最初的恢复期。

接着是妻子。3月初,妻子塔米在多伦多做了个常规手术,治疗一种常见且不难治疗的肾脏癌。那次手术切除了她三分之一的肾脏,但术后一个半月我们才发现她其实患的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恶性肿瘤,一年内的死亡率接近100%。两周后,医生切除了塔米剩余的三分之二肾脏,以及很大一部分的腹腔淋巴系统。手术似乎阻止了癌症的蔓延,却导致她受损的淋巴系统产生每天多达4 升的体液渗漏。这种情况被称为乳糜性腹水,其危险性堪比之前的癌症。我们前往美国费城求助于一个医疗团队,在注射了本来是用于增强磁共振成像的罂粟籽油染色剂之后的第4 天,塔米的体液渗漏完全停止了。

这个好转刚好发生在我们结婚30周年纪念日那一天。塔米恢复得很快,后来各方面情况都证明她已经痊愈。这个结果既证明了我们的幸运,又证明了她令人钦佩的力量和勇气。

最后是我。在上述一切发生的同时,我的健康状况也每况愈下。我曾在2017 年初开始服用抗焦虑药物,因为2016年圣诞节期间我吃的某些食物可能引起了一些自身免疫反应A,我对食物的反应给我带来了持续的急性焦虑,而且无论盖多少毯子都觉得浑身冰冷。此外,我差不多完全失眠,血压也急剧下降,以至于每当我想站起来时都几乎晕厥,也只能蹲下好几次。医生给我开了一种苯二氮䓬类药物和一些安眠药,安眠药我只吃了几次,因为包括失眠在内的糟糕症状几乎立刻被苯二氮䓬类药物治疗完全根除。我继续服用了整整三年的苯二氮䓬类药物,因为此间我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从一个不知名的大学教授和临床咨询师变成了一个生活跌宕起伏的公众人物,也因为我认为苯二氮䓬类药物像宣传的那样是对人体没有太大副作用的。

然而,当妻子在20193月开始对抗病魔时,我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我的焦虑在女儿入院接受手术的过程中激增,因此我让家庭医生给我增加了苯二氮䓬类药物的剂量,以避免焦虑问题干扰我和家人。遗憾的是,剂量调整后我的负面情绪显著增加了。这时候我们正在应对妻子的第二次手术和并发症,我以为这才是焦虑加剧的根源,于是再次提出增加剂量,但焦虑还是进一步增加了。我以为是困扰自己多年的抑郁症倾向复发了,后来才诊断出,问题出在我对苯二氮䓬类药物的逆向反应。于是我在5月完全停用了苯二氮䓬类药物,并在一位精神科医生的建议下开始一周两次服用氯胺酮。

这是一种非常规的麻醉剂,在有些情况下会对抑郁症迅速产生疗效。但是它给我带来的除了两次持续90分钟之久的地狱之旅、强烈的内疚和深入骨髓的羞耻情绪,没有一点积极疗效。

第二次使用氯胺酮之后的几天,我产生了急性苯二氮䓬类药物戒断反应。这种反应痛苦难忍,导致了前所未有的焦虑,带来了医学上称为静坐不能的难以抑制的坐立不安、铺天盖地的自毁欲,以及快乐感的完全丧失。一位医生朋友向我指出突然戒断苯二氮䓬类药物的危险,于是我又重新开始服用较小剂量的苯二氮䓬类药物,大多数症状就此得到了缓解。为了对付剩余的问题,我开始服用一种曾经对我有用的抗抑郁药物。然而这种药物却导致我疲惫不堪,每天需要多睡4小时或者更长的时间,同时也让我的食欲增加了两三倍。当妻子还处于严重的疾病中时,我的身心问题是个很大的麻烦。

在经历了大约3个月严重的焦虑、失眠、食欲过盛和令人抓狂的静坐不能之后,我去了一家声称专门进行苯二氮䓬类药物快速戒断治疗的美国诊所。尽管那里的精神科医生都尽了力,也仅能缓慢地降低我所需的苯二氮䓬类药物剂量以及那些无法控制的负面症状。

尽管如此,我还是在那里住了院,从8月中旬妻子术后并发症康复之后的几天开始,一直到11月末。当身体状况大不如前的我回到多伦多的家中时,静坐不能已经严重到让我几乎完全无法以任何姿势平静地坐下或休息一小会儿了。12月,我住进了本地的一家医院,再次有意识时我就已经在莫斯科了。后来我才知道,米凯拉和安德雷在20201月初把我带离了多伦多的医院,因为他们认为我在那里接受的治疗弊大于利,而我在了解详情之后也完全同意这个判断。

我在俄罗斯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的情况很复杂,因为我在加拿大时患上了双肺炎,但这个病在我进入莫斯科的重症监护室之前并没有被发现和治疗。不过去莫斯科主要是为了用一种在北美不为人知或被认为太过危险的方法戒断苯二氮䓬类药物。由于我完全无法承受苯二氮䓬类药物剂量降低带来的症状,医生让我进入了人工昏迷状态,这样我就可以在最糟糕的戒断症状来临时保持无意识状态。这个过程从15日开始,我在一台呼吸调节机器中躺了9天。114日,麻醉和气管插管被拔掉,我醒过来了几个小时,并且告诉米凯拉我不再有静坐不能,不过我完全不记得这一段。

123日,我被转到了另一间专门进行神经康复治疗的重症监护室,记得我26 日醒过来了一阵子,然后就是25日的完全清醒。这10天我经历了一段真实且强烈的谵妄,在这之后,我搬到了莫斯科郊外一个比较温馨的康复中心。在那里,我不得不重新学习如何走路、上下楼梯、扣扣子、躺上床和把手放在电脑上打字。我没法看清事物,更准确地说是不知道如何让四肢和看到的东西进行互动。几周之后,当我在感知和协调上的障碍减轻后,米凯拉、安德雷和他们的孩子与我一起迁到了佛罗里达。在经历了莫斯科寒冷灰暗的冬日之后,我们急需在阳光下度过一段安宁的休养时光。此后不久,新冠肺炎疫情就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引发恐慌。

在佛罗里达,我试着戒掉了莫斯科诊所开的药,不过左手和左脚的肌肉开始有麻木和颤抖的症状,前额也是,同时伴随癫痫症状和严重的焦虑。这些症状都随着药物摄入量的减少而明显增加,大约两个月后,我的用药又恢复到了最初在俄罗斯使用的剂量。这是一次实打实的失败,因为一开始打算减药的乐观动力被打破,我又回到了之前付出沉重代价试图摆脱的药物依赖状态。幸好这期间有家人和朋友陪伴,他们的陪伴让我在愈发难以忍受这些的时候有动力继续坚持下去。5月底,我离开俄罗斯已经有3个月了,情况显然在恶化,继续依靠亲友不是长久之计,对他们来说也不公平。米凯拉和安德雷联系到了塞尔维亚的一家医院,它可以用一种新疗法来戒断苯二氮䓬类药物。塞尔维亚因为疫情关闭了边境,允许入境两天后他们就安排行程将我带了过去。

[精彩样章]

法则四 你愿意承担多少责任,就会获得多少人生意义

做个有用的人

我身兼临床心理学家和教授两个身份,曾经为很多人的职业发展做过指导。有时候人们向我咨询的问题是他们的同事、下属或老板不愿意尽责工作。这些咨询者要和一些自命不凡、骄横跋扈的人共事,所以必须采取一些合理的行动来改变这种局面。我不鼓励人们自我牺牲,因为默默无闻地奉献却让他人抢功并不明智。尽管如此,如果你足够细心,就会注意到那些偷懒的同事留下了海量的要务亟待解决。你可能会问自己:“如果我担起这些工作的责任会怎么样?”这个问题想想都让人发怵,因为未竟之事往往带有风险、艰难和必要性,但这不也正意味着这些工作价值显著吗?尽管疏忽在所难免,但你还是有可能注意到问题的存在。那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你的问题呢?为什么你会注意到这个问题而不是其他问题?这一点值得深思。

如果你想在工作单位或任何团体中做一个有用的人,那就去完成那些重要但无人触碰的事情吧。

第一,花费比同事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当然也别失去自己的生活。第二,厘清眼前的混乱不堪。第三,工作的时候认真投入而不是装装样子。第四,多研究一下你的业务或你们的竞争对手。这样一来,你就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一个不折不扣的中流砥柱。人们会注意到这一点,并开始欣赏你来之不易的成绩。

你可能会担心自己没有能力做好那些重要的工作。但如果你开始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有能力的人呢?你可以试着从解决小事做起,处理那些一直困扰着你但可以被解决的琐事。你可以从对抗一条刚好打得过的恶龙开始,它可能没有囤积大量的金子,但仍有一些宝藏,并且你有可观的赢面,不至于惨败。

在合理的情况下,担起一点额外的责任,是一个成为真正有用之人的机会。接着,如果你想获得加薪或者更多的自主权和自由时间,你可以跟老板这样商量:“这里有10 件至关重要的事需要解决,而我正在着手处理它们。如果你愿意帮我一把,我就会继续做下去,甚至越做越好,而且包括你的生活在内的一切都会随之越来越好。”如果你的老板足够明智,那这件事就能谈妥。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做成的。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不乏一些真正的好人,他们乐于向值得信赖的人才伸出援手。这便是生活中利他主义的真正乐趣所在,而它的价值是不可被廉价的、看似世故的愤世嫉俗所掩盖的。

意义最能维系生命,而意义可以在一个人主动承担责任的过程中被找到。当人们回顾自己有幸取得的成就时,他们会想:“我还真做成了那件事,挺不容易但非常值得。”这似乎是个奇怪的悖论,一件事的价值和完成它的难度是相互关联的。想象一下以下对话:“你想做难事吗?”“不,我想做轻松的事。”“根据你的经验,轻松的事有价值吗?”“好像通常不太有。”“那你真正想要的可能是难一点儿的事。”我想这就是人生真谛:困难是必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乐于给自己设限。比如我们会在玩游戏时接受人为的限制,在规则框架之下进行探索,这就是游戏的意义所在。如果没有这些人为的规则,游戏就无法进行。比如,在下中国象棋时你必须接受一些规则:“马必须走‘日’字,这是多么奇怪,但又多么好玩啊!”有趣的是,如果棋子能任意移动,那中国象棋就不好玩了。如果你没法重复以前的走法,游戏就不再是游戏了。

接受一定的限制,游戏才能展开。讲得宽泛一点,现实世界和理想生活都离不开限制。假设你能通过接受规则来打破窠臼,那你就能玩好这满是条条框框的游戏了。这一切的意义并不限于心理学,也不只是在说游戏。人需要意义,而问题也需要解决。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找到值得为之牺牲、值得承担的事情对人生有莫大的益处。生活包含了真实的苦难和邪恶,以及可怕的后果,而人们通过直面问题来化解它们的能力也不容抹杀。通过承担责任,我们不仅可以找到一条有意义的道路,从心理上改善自我,还可以真正让难以容忍的错误有归正的余地,可谓两全其美。

在困苦中激发潜能

人生即苦,这是宗教思想中比较普遍的一个道理。苦谛是佛教四圣谛中的第一谛,也是印度教的一个重要概念。传统上认为,古印度语中表示“苦”的词有巴利语中的“dukkha”或梵语中的“duhka”。它们是从表示“坏”的“dus”和表示“洞”的“kha”演变而来的。这里的洞特指马车车轮上的洞,车轴便是从中穿过的。这个洞的位置应该不偏不倚地处于轮子的正中心,否则乘车人就要饱尝颠簸之苦了,轮毂越歪,车就颠得越厉害。这让我想起了希腊语中的“hamartia”一词,在西方宗教思想的语境中,它经常被翻译为“罪”。

Hamartia 原本是一个射箭术语,该术语意指未击中靶心或错过目标。错过目标的原因数不胜数。我在临床实践和个人生活中都观察到,人们得不到自己需要和想要的东西,往往是因为他们从未向自己和他人明确那个东西是什么。毕竟不瞄准是几乎不可能击中目标的。

相比那些因主动实践而犯下的错误,我们更容易对未曾尝试的事情耿耿于怀。如果做错了什么事,你至少还能从中吸取教训。但被动地面对生活,哪怕是为了避免错误也是一个致命的错误。正如伟大的蓝调音乐家汤姆·韦茨(Tom Waits)在他的歌曲《小雨》(A Little Rain)中所唱的:“你必须要为值得的事情去冒险(You must risk something that matters)。”

彼得·潘也犯过这样的大错。“潘”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包罗万象”,它呼应了希腊神话中的荒野之神。彼得·潘这个神奇的男孩可谓无所不能,因为他代表了潜力,而每一个潜力无限的孩子都是有魔力的。但时间会消磨掉这种魔力,孩提时期迷人的潜能会转化为成年后平淡而真实的现实,关键就在于早期的可能性能否换来有意义、有价值和可持续的现实。彼得·潘则拒绝这样做,因为他把胡克船长当作自己的榜样。胡克船长代表了暴君和秩序的病态,是一个怕死的寄生虫。他变成这样也不是没有原因。以鳄鱼形象跟踪胡克船长的死神肚子里有一个钟,象征着时间和生命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鳄鱼也在咬下胡克船长的手时尝到了嗜血的快感,而这血液也象征着生命。不是只有懦夫才会被潜伏在混乱深处的东西吓到,绝大多数人在童年结束之前都遭受了过多失望、疾病和亲人的离去。有过这样经历的人都可能变得像胡克船长那样牢骚满腹、暴戾恣睢。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也难怪彼得·潘不想长大,宁可继续做迷失男孩们的国王,和小叮当一起迷失在幻想之中。小叮当提供了一个女性伴侣所能提供的一切,只不过她是虚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