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庐APP - 对话最伟大的头脑,与最聪明的人共同进化,当灯光暗淡之后
纸质书

当灯光暗淡之后

经济学、政治与棘手的问题
¥ 82.43会员价:¥ 54.95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美联储委员会前副主席、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艾伦·布林德重磅力

《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科克斯书评》畅销书

如何利用“理智与善良”的思考方式,解决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之间深刻且多元化的冲突

 

灯光暗淡之后

经济学、政治与棘手的问题

()

Advice and Dissent)

美联储委员会前主席、经济学家·伯南克

美国知名记者、政治评论家小尤金·约瑟夫·迪昂 

《国家评论》(华盛顿)编辑、《新闻周刊》特约编辑、

《会见新闻界》电视评论员乔治·威尔

 

联袂力荐

 

 

[基本信息]

分类经济/金融

书名当灯光暗淡之后(Advice and Dissent)

作者[美]艾伦·布林德 Alan S. Blinder) 著

译者:朱晨路

定价:119.90 元

开本:16      

页码:299  

字数:307 

印张:20.25

出版时间: 20226  

策划吴悦琳

责编:杜若佳

出版社:湛庐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

图书品牌:湛庐文化·财富汇

ISBN:978–7–5722–3501–6

CIPⅠ. ①当… Ⅱ. ①艾… ②朱… ③徐… Ⅲ. ①经济政策-研究-美国 Ⅳ. ①F171.20 

 

[营销标题]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美联储委员会前副主席、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艾伦·布林德重磅《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科克斯书评》畅销书。如何利用“理智与善良”的思考方式,解决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之间深刻且多元化的冲突

 

[内容简介]

 经济学家与政界人士究竟是什么关系?在这本书中,知名经济学家布林德借用“灯柱理论”的比喻,生动地描述了他们的关系,即美国“政界人士利用经济学的方式,就像醉汉倚靠着灯柱,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获得支撑”这也是造成经济学家与政界认识冲突频发的根源。

 在此基础上,布林德探讨了如何缩小理想经济学与理想政治之间的巨大差距,以及如何弥合二者之间的分歧与鸿沟,并给出改善美国经济政策现状的经济学启示,鼓励美国社会产生更多国家迫切需要的理性但善意的政策

● 全书共分为4个部分。Part1,灯柱理论的起源: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之间的冲突;Part2,灯柱理论的经济学启示:理智的头脑与善良的心灵;Part3,灯柱理论的应用:三个关键政策领域的问题;Part4,应对灯柱理论的权宜之计: 经济和政治的融合。布林德通过这4个部分,对上述问题进行了细致、完整的阐释,并提出了有效的权宜之计。

 

[编辑推荐]

● 知名经济学家,畅销书《当音乐停止之后》作者艾伦·布林德重磅力作

在这本书中,布林德深层剖析美国经济与政策的分歧根源,给出了弥合经济学和政治文化鸿沟的蕞佳方案,有助于解决那些棘手问题。

● 学术性、思想性、实用性相结合,集中呈现作者酝酿40多年的观点

   本书全景式呈现美国经济学家与政界人士的经典论辩与思想碰撞,书中既蕴含丰富的经济学知识,又包括大量善意的幽默。

● 经济界、政治界权威人士联袂推荐

美联储委员会前主席、经济学家本·伯南克,美国知名记者、政治评论家小尤金·约瑟夫·迪昂《国家评论》(华盛顿)编辑、《新闻周刊》特约编辑、《会见新闻界》电视评论员乔治·威尔     联袂推荐。

● 湛庐文化出品

 

[作者简介] 

艾伦·布林德

 美国知名经济学家,普林斯顿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和联合主任,戈登·S. 伦奇勒(Gordon S.Rentschler经济学纪念讲座教授,曾获全美商业经济学协会颁发的“亚当·斯密奖”,曾任海角金融服务公司副总裁。

● 1994—1996年,任美联储委员会副主席,也是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 曾每月在《华尔街日报》专栏撰文,并经常出现在美国公共广播公司、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彭博电视台等体上。

[各方赞誉]

 

 

   布林德在这本书中对他所提出的“灯柱理论”进行了细致且睿智的阐释。灯柱理论认为,制定经济政策的政治家利用经济学,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获得支撑。作为一名学者、美国政策战场中的老兵,以及机智的作家,布林德是蕞适合来阐释美国政策制定过程中所有混乱状况的人。他提出了一些切实可行的选择,帮助更好地制定经济政策

·伯南克

美联储委员会前主席、经济学家

 

   布林德这部发人深省、引人入胜、可读性强的著作,正确地批评了政客和经济学家误解彼此动机的行为。他还找到了一条解决棘手经济问题的有效途径,即在理性的经济考量和对市场的尊重以及对弱者的同情之间取得平衡。无论是政治家、经济学家,还是普通人,都可以从这本书中获得很多启示。

小尤金·约瑟夫·迪昂 

美国知名记者、政治评论家

 

 

  学术理论与政治实践拥有复杂的关系,布林德两方面参与其中。他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就像今天的头条新闻一样新颖,既具有启发性,又有趣味性

乔治·威尔

《国家评论》(华盛顿)编辑、《新闻周刊》特约编辑、《会见新闻界》电视评论员

 

 

 

[目录] 

 

当经济学家遇到政界人士

经济政策的灯柱理论

第一部分  灯柱理论的起源: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之间的冲突

 

1章 文明的冲突 

政治世界的三位一体:政治、话术和程序

经济政策失败的三大根源

游戏的本质:政治智慧与非凡的毅力

 

2章 视野的冲突

长远还是眼前,这是个问题

政治大于经济,时间顺序很重要

时间的鸿沟:超短视野与超长视野

政策制定的核心困境:表象比实质更受欢迎

政治的非钟摆理论:时机与路径对政策的影响

好政策更需要好时机

可以找到折中方案吗

 

3章 麦迪逊诅咒与麦迪逊大道 

对麦迪逊诅咒的重新审视

表达是一门重要且微妙的艺术

听起来好的政策与实际上好的政策

经济学家和大众的不同世界

总统演讲:制造噱头还是兜售真相

政治舆论炒作:一个充满希望的骗局

 

4章 作为政界信使的媒体与公众利益的冲突

媒体的风险:从传播信息到解读信息

用利益绑定解决委托代理问题

“白宫漏水”:当未经授权的信息泄密时

面对媒体:说还是不说

 

第二部分 灯柱理论的经济学启示:理智的头脑与善良的心灵

5章 经济政策中的墨菲定律 

经济学家的共识

当经济学家的共识与政治利益相悖时

主导经济决策的是政治学,而不是经济学总统演讲:制造噱头还是兜售真相

政治舆论炒作:一个充满希望的骗局

 

6章 呼吁:理智且善良的政策

负所得税的成功案例

理智的头脑:效率原则

理智的经济政策要基于清晰的逻辑

善良的心灵:公平原则

把理智的头脑和善良的心灵结合起来

 

第三部分 灯柱理论的应用:三个关键政策领域的问题

 

7章 对国际贸易问题的分歧

经济学家拒绝“照明”,政界人士无须支持

视野上的差异导致观点上的分歧

政界人士来自金星,经济学家来自火星

走向善良的贸易政策

反对自由贸易的虚假论点

为什么要贸易保护

经济学家和公众的认知偏差

 

8章 从经济学角度看收入差距的根源

美国不平等的时代

加剧不平等状况的三个原因

税收政策的正反两面

重新审视平等和效率之间的权衡

政策能做什么

为什么政府没能做得更多

基于事实依据进行理智而善良的思考

 

9章 对税制改革的分歧:漏洞还是支柱

不考虑政治因素的税制改革

经济学家永远是伴娘的命吗

税收政策中常见的误解

 1986年的历史奇迹:《税制改革法案》通过

 

第四部分应对灯柱理论的权宜之计: 经济和政治的融合

10章 移动经济学作用的指针 

对经济政策中的墨菲定律的修正

社会急需受过更好教育的选民

先甜后苦:向政界人士提供可先期兑现的收益

跨越时间视野的鸿沟

我们能削弱灯柱理论的影响吗

美国政府需要平衡的力量

过往的成功留下的六条宝贵经验

 1986年的成功改革能复制吗 

 

11章 移动决策分工的界线

将政府的经济职能去政治化

非政治性决策中权力移交的真相

“快速通道”特权 

邻避效应:关闭军事基地

价值判断问题请交给政界人士

经济专家可拓展的两个治理领域

国会和技术官僚的分工

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判断题

任务艰巨,但未必不可实现

 

弥合分歧:用更简单的方案解决复杂问题

参考文献

 

 

[序言]

 

当经济学家遇到政界人士

 

经济学家经常会提出一些可以提高经济政策质量的建议,但大多数通常都会被政界人士拒绝。尽管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会给经济带来伤害,但出人意料的是,政界人士往往都有充分的理由拒绝这些良好的政策建议。

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经济学家和政界人士共同做出改变。经济学家必须调整他们定义问题、制订政策计划和提出建议的方式。政界人士则需要提高对基本经济学的理解能力,更多地将其作为政策的指引,而不是影响舆论的工具。然而这对双方来说都不是易事,因为经济学家和政界人士思考问题的角度截然不同,双方的思维经常发生冲突。本书将尝试弥合双方的分歧。

在前言中,我们提出了“灯柱理论”:政界人士利用经济学的方式,就像醉汉倚靠着灯柱,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获得支撑。第 1 章~第 4 章详细阐述了灯柱理论的起源,研究了造成理想经济学和理想政治之间频繁,甚至有时激烈冲突的原因。第 5 章与第 6 章讨论了大部分经济学家,至少是其中支持改革的那部分人,认识到理想经济学是由一种所谓“理智与善良”的思考方式来构造的。这部分内容会改变很多人的固有观念。

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像经济学家一样思考问题的政界人士可谓凤毛麟角。然而,做出政策决定的是政界人士,而不是经济学家。第7 章~第9章探讨了政治对经济的主导地位如何在国际贸易、收入不平等和税制改革这三个关键的政策领域发挥作用。本书会阐释在每一个场景下,政治与经济学的冲突是如何导致经济停滞或倒退的,这种影响不是随机的,而是遵循了灯柱理论的逻辑。

好消息出现在最后两章和结语中。在第10 章与第 11 章中,我寻找补救措施,确切地说是寻求权宜之计,从而促进政界人士和经济学家的相互理解并缓和他们彼此间的冲突。简单总结来说,我们需要把更多的经济学理论融入政治实践中去,并把更多的政治理解融入经济学的运用中去。具体如何操作,详见正文。

本书中提出的观点在我脑海中酝酿了40 多年。在我漫长的职业生涯里,从开始教本科生经济学,写数以百计的专栏(最近在为《华尔街日报》写专栏),到为很多政界人士和总统竞选提出建议,担任克林顿总统最初的经济顾问委员,再到担任美联储副主席,我一直从不同的视角密切地关注着华盛顿。其间的收获,我将在本书中与大家分享。

本书的部分内容,尤其是第6 章与第 7 章,是我大约 30 年前出版的《理智与善良》(Hard Heads, Soft Hearts)的延伸。在计划写本书的时候,我重读了那本书,书中的道理依旧没有过时。因为《理智与善良》是我到华盛顿之前写的,所以现在有很多新的内容可以补充。在过去的 30 年里,我对经济学的态度几乎没有改变,而对政治的态度却经历了几次转变,最近一次转变主要是因为特朗普。

在提到美国的第45 任总统时,我想把我的个人政治观点表达清楚。我一直认为自己在美国政界属于中立偏左。如果还有洛克菲勒式共和党人,那么我可能会是其中之一。但是现在,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主党人。我并不是要在左翼民主党人和右翼共和党人之间画一条无关紧要的线,而是要解释为什么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极右翼卑鄙,而极左翼幼稚。

在这里讨论特朗普,主要是因为我希望用新案例来阐明老观点。事实上,这本书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就开始酝酿并草拟了初稿。书中的核心理念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经确定,并将与时俱进。

约吉·贝拉(Yogi Berra)说得对:通过观察可以学到很多。当思考某件事超过40年的时候,你已经积累了很多想法,其中很多连你自己都意识不到,例如:我何时何地第一次冒出了这种想法?我遇到过很多良师益友,包括很多名人,比如我曾为他工作过的克林顿和我曾与他共事过的格林斯潘,许多政界人士、记者、政治学家、评论家以及经济学家。

……

……

 

 

[前言]

经济政策的灯柱理论

 

政界人士利用经济学的方式,就像醉汉倚靠着灯柱,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获得支撑。

——对安德鲁·兰理论的变形

 

我可以从一个假象讲起吗?许多人似乎认为经济学家对公共政策有着巨大的影响。毕竟,经济学家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在白宫有着自己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他们身兼数职,有时甚至担任内阁职务,主导着美国政府最强大的机构之——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所有这些表象似乎都为一种普遍的误解提供着证据,即经济学家在公共政策的决策中即便不是决定性角色也是关键角色

但这只是个假象。本文的文首隽语更能概括事实:政界人士利用经济学的方式,就像醉汉倚靠着灯柱,不是为了照明,而是为了获得支撑。以特朗普为例,他于2016 年当地时间 11 月 9 日当选美国总统,并于 2017 年 1 月 20日就职。如果他需要的话,其间他有大量的时间找到很多经济顾问,更不用说获得经济建议。然而,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向国会提交以激进的议案来取代奥巴马医改计划的预算,这在后来遭到参议院的否决;特朗普还宣布美国退出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Paris Agreement),并放松银行监管。这些都发生在他成立经济顾问委员会之前。

“重大”时刻发生在 2017 年 9 月 12 日,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被确定为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在那之前,一位名叫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的竞选顾问是特朗普团队唯一的经济学博士。这是谁?你从来没听说过这人?这就是我想说的:但凡特朗普认为经济学家的“照明”功能抑或是“支撑”功能至关重要,他都不会那么做。

作为经济顾问委员会的长期成员,我相信经济学家是经济政策拼图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这是一个假象,这本书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打破假象。其实早于特朗普总统几十年的灯柱理论描述的才是事情的本质。诚然在某些时候,经济理论对政策产生了深远甚至决定性的影响,比如20 世纪七八十年代对卡车和航空运输的放松管制,以及 1986 年的税制改革,但是我们很难找到一个近期的案例。在更多的情况下,政界人士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们依靠经济学理论(有时甚至是不恰当的经济学理论)来寻求“支撑”。

灯柱理论对政界人士是有好处的。许多政界人士希望经济学家在公开场合支持他们的政策。至少他们认为,这对政策信息的传播有好处,因为这能够给政策镀上一层有学识的外表。特别是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相信政界人士的世界里,经济学家可以在政策讨论中加入一些“公正的”甚至是“科学的”声音。

经济学家的这种“支撑”功能甚至有其特有的称谓——“背书”。我曾无数次为民主党充当背书人,他们通常会要求我就自己没有参与制定的政策表示赞同。毕竟,如果你参与制定了一个政策,你又如何为自己背书呢?我如果认同这个政策,通常就会接受这项任务。我如果不认同,便不会接受。许多经济学家也是如此,包括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值得注意的是,背书只是给予“支撑”,起不到“照明”的作用。在经历了 2016 年大选对专家的各种贬低和轻视之后,现在就连经济学对政治的“支撑”作用都遭到了质疑。

灯柱理论对经济学家有好处吗?不太可能。虽然被用作舞台道具通常没有坏处,一些经济学家也喜欢在媒体上抛头露面,但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天生就是杜鲁门曾经看不起的“两面”派(一方面……,另一方面……)。复杂的政策建议很少是完美无瑕或一无是处的。在这个复杂的世界,最纯粹的解决方案几乎不可能存在,即使存在,在政治上也是不可行的。因此,现实世界中的政策建议各式各样,从最具吸引力但有一些缺点的,到最不理想但有一些优点的。选择总体很好但略有瑕疵的政策,比起选择总体很差但稍有亮点的政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真正的“照明”将呈现全貌,包括每种政策的所有优缺点,但当你作为一个背书人时,政界人士寻求的是“支撑”,而不是“照明”与启发。说出“另一方面”的政策缺点可能会授人以柄,对自己却毫无帮助。这种政治环境给许多学者制造了紧张的情绪,对他们来说,例外、细节和灰色地带在经济领域中司空见惯。所以大部分学者不愿在政治舞台上冒险,那些愿意冒险的人也会小心地扮演背书人的角色。用政治术语来说,他们有言论偏离党派政治主张的风险,而政界人士绝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关于这种风险,我最常举的例子发生在1982 年:里根政府试图请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出山,这位芝加哥大学杰出的保守派经济学家刚刚获得诺贝尔奖,政府希望他能为供给经济学唱赞歌,支持里根的减税政策。他们一定认为斯蒂格勒是一个非常合适的背书人,因为这位里根的支持者刚刚被奉为经济学界的泰斗。但当斯蒂格勒站在聚光灯下,被问及供给经济学时,这位经济学家竟然说:“这不过是个噱头,或者说是个口号。”唉!这个回答对里根没有任何帮助。我想这应该对斯蒂格勒也没什么好处。果不其然,斯蒂格勒很快就离开了政治舞台,但这并没有损害他在学术界的声望。

灯柱理论会对公众理解经济政策有好处吗?肯定不会。面对一群持对立观点的经济学家,大众很容易感到困惑,认为经济学家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然后无视他们。在大选辩论中,往往获胜的是最具说服力的候选人,而不是有最佳论点的候选人。在美国,困惑的选民们有时候会为糟糕的政策打开大门。

供给经济学诞生于20 世纪 70 年代并沿袭至今,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在里根总统任期的早期,供给经济学有很高的政治地位,但它从未脱离过经济学领域。当时,大概有 18 000 名美国经济协会的成员会告诉你,里根的减税政策根本不会刺激出足够多的新增经济活动来为减税本身买单。可能只有千分之一的人会告诉你减税政策可以奏效,尽管我并不知道这几个人都是谁。意见“分歧”的存在就意味着,每个电视台为了保持中立都需要安排意见相左的两方经济学家来展开辩论。这并不是真正的学术层面的辩论,而是少数人在鼓吹自己站不住脚的立场。媒体依然会尽职尽责地报道经济学家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立场,所以公众总是一头雾水。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灯柱理论对公共政策有好处吗?答案是否定的,而且风险系数很高。在美国,公共舆论的重要性比大多数人心里认为的更加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竞选运动永远不会结束。由于国会的投票受主流观点的影响,政界人士经常进行激烈的舆论战,这一过程更像商业广告而不是林肯和道格拉斯之间的辩论——最好的说客笑到了最后。遗憾的是,最好的政策制定者碰巧也是最好的舆论创造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样看来,灯柱理论对政界人士来说似乎是有好处的,但对其他人来说则不然。不过,现在还没到下结论的时候。接下来的章节并不是为了赞美经济学家,我不会建议国家把最重要的政策制定权交给一群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理论派。除了美联储货币政策等为数不多的例外,由经济学家提供建议、民选政界人士做出决定的分工基本上是正确的。我们称之为民主。

那么问题来了:能否以某种方式来改善现状,即更多地使用经济学来指引政策,尽量少让经济学来为政策背书?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该如何实现呢?

接下来,我们将开启探寻之旅。第1 章的主旨是理解政界人士和经济学家之间的文明冲突到底是什么。这一章详细分析了政界人士如何以及为什么寻求支持,而经济学家则用他们的认知作为对政策的“照明”。同样地,冲突也是第 2 章和第 3 章的主题。第 2 章集中讨论了政界人士的超短期时间视野和经济学家的超长期时间视野之间的差异。第 3 章讨论了政界人士和经济学家在信息表达技巧方面的截然不同(剧透:经济学家在这方面表现得相当糟糕)。

在第4 章中,媒体作为信息中介的作用,重点从利用经济学来获得“支撑”转向利用经济学来获得启示,这种改变对社会更加有用。我们将看到,媒体在影响着每一个人。

5 章和第 6 章将更详细地阐述我所说的经济学启示的真正含义。如果政界人士更好地利用经济学,那么经济政策的质量将会如何提高?

接下来的三章讨论案例,将前六章的基本思想和结论应用到当代政策的三个主要问题上:第7 章将讨论为什么政界人士总是在国际贸易方面产生争端,然而经济学家却意见一致;第 8 章将讨论如果政治上无法避免不平等现象,我们该如何从经济角度来缩小收入差距;第 9 章讨论单纯从政治角度出发而不考虑经济影响的做法会如何搅乱税制改革。

有些问题是要解决的,而有些问题是只能敷衍的,灯柱理论就属于后一类。政治文明和经济文明之间的冲突是如此深刻和多元,没有人可以假装能够解决它,我也不例外。因此,我会在第10 章和第 11 章讨论如何寻找权宜之计,而不是解决办法。那么,有哪些可行的改变可以使经济建议对政界人士更有用,从而提高经济政策的质量呢?

首先,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这些扮演灯柱角色的经济学家更多地用于“支撑”而不是“照明”。